首頁 > 科學普及    
理性看待人類與病原生物的關系
發布日期:2017-02-28 瀏覽次數:783

    病原生物,顧名思義是使人得病的“生物”,大多數是需要在顯微鏡下才能看到的微小生物,如細菌、真菌、原蟲等。在列文虎克發明顯微鏡之前,這些微小生命在其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一直“隱形”于人類,卻悄然改變著人類歷史發展的軌跡。人類隱約察覺到它們的存在,卻苦于無法“眼見為實”。我國傳統醫學極具智慧地以“外邪”稱之,并提出飲用水煮沸,患者衣物蒸煮,中草藥黃連、黃芩消炎等應對之策。與之相對應,目所能及的寄生蠕蟲和蚊、蠅、蜱等節肢動物,雖古醫書中早有記載,但對其認識依然非常有限。

 

    近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不斷刷新人類對病原生物的認識。它們種類繁多、大小迥異,小到以nm計、無核酸成分的朊粒Prion,大到數米之長的多細胞無脊椎動物絳蟲,大小相差多達9個數量級,種類可達上萬種。它們上天入地,博古通今,記載著地球數十億年來的眾多成長奧秘。特別需要說明的是,危害人類健康的病原生物僅占微生物和寄生蟲大家庭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不超過3%),這個大家庭中的其他成員不僅無害,甚至還可能是人類的好幫手和健康的促進者。

 

如何理性看待人類與病原生物的關系

    我們生活的星球已走過了漫長的46億年,原始生命大約誕生在35億年前,而作為這個星球最高統治者的人類,僅有短短幾百萬年的歷史。人類的登場,改變了這個星球歷史的書寫方式,人類的視角逐漸成為影響這個星球上其他生命形式的唯一。有這樣一群生命,它們遠早于人類出現在地球的各個角落,或在自然界中營自生生活,或與其他動植物共生。隨著人類的誕生,它們或伴隨著原始人類的進化,或通過與野生動物的親密接觸進入人體內外生活,其中一部分危害到人類的健康,被人類冠以“病原生物”這一共同稱呼。
    從人類進化的歷史角度看,人類和病原生物之間是一種自然的抗爭模式,也就是互容共存、彼此適應。人類的免疫系統在抗擊病原生物感染的過程中不斷得到鍛煉和增強,病原生物也發生各種適應性的改變。如果人類抗擊感染的能力太過于強大,徹底清除了病原生物并且擁有了免疫力,這勢必會對病原生物的生存造成威脅,所以病原生物也要發生適應性的改變以增強它的侵害能力。如果病原生物的侵害能力太過于強大,就會使受感染者死亡,也會使病原生物自身陷入生存危機,它需要尋找新的宿主才能確保自身的存活和延續。所以麥克尼爾提出,比較理想的模式通常(但并非必然)是雙方互相妥協,雙方都在對方都存在的情況下無限期地能生存下去,并且不會造成對方比較嚴重的損害。因而,人類出現了無癥狀的感染者,而病原生物的致病力可能變弱,但仍保留傳給他人的能力,從而使疾病的病原得以延續。正如麥克尼爾在《瘟疫與人》一書中指出:“一種傳染病的發生頻率上升而毒力下降的模式,恰恰說明隨著宿主和寄生物之間互相適應處于較穩定的慢性狀態,人們逐漸適應了攜帶病原體而生存的狀態。”

探陵人官网